• 分享
  • 收藏
    X
    “中国十大最美乡村”——临沂沂南县竹泉村
    770
    0

        沂南县竹泉村作为山东省第一个系统开发的古村落旅游区,不仅具有竹林、泉水、古村落的中国北方难得一见的桃花源式的自然环境,还保留和传承了沂蒙山乡特色民俗文化。曾获评“国家级水利风景区”、“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2013中国最美乡村”等多项殊荣。

        竹泉古村背倚玉皇山,中有石龙山,左有凤凰岭,右有香山河,前有千顷田,是中国传统的风水宝地。村中有一泉,泉边多竹,名竹泉。泉水四季恒温,富含人体必需的十几种微量元素,经鉴定符合国家饮用天然矿泉水标准,村人饮用此水多长寿、无恶疾。

         该村至少有四百年的历史,村民以高姓居多、赵姓次之,高氏族人明末兵部右侍郎高名衡、明末青州衡王府仪宾高炯都曾在此修建别墅,享受天趣,别墅屋基犹存。

        竹泉村,顾名思义,因竹而得名。竹是竹泉村的灵魂,为这北国的村落增添了气韵。在中国,竹子有特殊的含义,竹有节、虚怀若谷、耿直不阿,文人爱竹,沂南的汉子爱竹,中国君子爱竹。

        竹是君子的化身,无论是“竹林七贤”还是“竹溪六逸”,他们都有着竹子一样的筋骨和竹心一样的性情。郑板桥爱竹子,爱到无法离开竹子的地步,他种竹、画竹、写竹,以竹为友、以竹自居、以竹为生。

        他一生对竹子倾注了太多的感情,竹子对于他而言又有着诸多的含义。做官累了,他会调皮得像个孩子,耍着小性:“乌纱掷去不为官,囊橐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鱼竿。”想必他所画的那根竹子还未落在纸上,他心中的那杆竹子早已飞到湖边钓得一分清闲了!

        谁会理解,这一根小小的竹子会给这位大画家带来多少乐趣?连苏轼都觉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是文人的情人,“情人眼里出西施”,并非是竹子的娇柔,更多的是文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然而,竹子可不是只知贪图享乐的浪荡公子,他有着更高的志向,和更高的追求,有时候不知是这位画翁的固执还是哪一根竹子的执着,他们以一种雷锋式的钉子精神打动着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那座青山颤抖了,它的骨血被这小小的竹子侵蚀着,这是怎样的狂傲和放荡不羁,然而,并非是这竹子撼动了大山,而是这山因竹而站得更坚稳。或许,这正是沂南铁血男儿所坚守的原则,也是竹泉村独具盛名的缘由。

        许是这片土地本就有着某种灵性,养育了谦恭大度、放荡不羁的诸葛亮,又养育了虚心劲节、直竿凌云、高风亮节的竹子。竹泉村的竹子并不像南方的雨竹那样铺张浩荡,它永远都是那么谦卑坚韧,而又胸怀万里。俗语道:“宰相肚里能撑船”,沂南的汉子能在肚里撑起多大的船?

       雨后竹泉村的竹子却有别样的风情。大雨过后,一片湿漉漉,娇滴滴的竹子失去了一贯的锋芒,它灵翠、透亮。如果得了空闲,也学学板桥,“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杆。”在竹泉村,恰有清泉可供垂钓!如若在这里垂钓恐怕难钓得鱼,更多的是一种心境吧。

    如果说竹是竹泉村的灵魂,泉则是竹泉村的生命了。竹泉村的竹子因泉而生,泉水也因竹子而妩媚灵动。


    竹泉村背倚玉皇山,中有石龙山,左有凤凰岭,群山环绕之下如果缺少一眼泉,就少了一分灵气;悠悠泉水,汩汩而过,如果没了山的震慑泉也没了张力。就这样阴阳相生相克才使得竹泉村的景色相得益彰。

        沿着溪水追本溯源,泉水沿着茅屋的门前舍后流过,冷冰冰的石壁和着泉水也不那么生硬了。不论是青石小路,还是苍翠竹林,或者茅屋小舍都在顷刻间与这泉水融为一体,就在你细细品鉴的那一刹那把你醉倒在这沂南古村,也会让你产生“此间乐,不思蜀。”的念头

        我是惯见泉的人,在济南生活了三年多,游览了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百脉泉、琵琶泉、酒泉、漱玉泉……尽管济南的泉早已闻名遐迩,济南也号称是泉城,相比竹泉村的泉总是会给人留下遗憾。

        济南的泉都是随地而栖,“不懂得风水”,莫说临竹而栖它做不到,倚山而居他也是不会。相比“懂得风雅”、“文人气息十足”的竹泉,济南的泉更像是一个个“莽夫”。这使我想起了古代的大家闺秀,秀气、端庄而又不失体统。

        我爱泉,喜欢独自坐在一口泉的旁边,听泉声,泉声和着水车的嘎吱声,相映成趣,不自禁地我的灵魂被这泉水引走,逃得一干二净。泉,拥有太多的智慧,正如老舍所言:“它总是不知疲倦地冒、冒、冒”。竹泉村的村民们也学着竹泉,总在不辞辛劳地耕作着、奉献着,唯有这样才能像竹泉一样生生不息。

        对于傍泉而生的人来说,泉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泉水流到哪天,他们的生命就延续到哪天,泉水流到哪里,村庄就蔓延到哪里。对于生活在竹泉村的人来说,这口泉给了他们太多的甘甜,越来越多的自来水取代了泉水,然而竹泉村的村民从未忘记过这口竹泉,正是他们对竹泉的崇敬才得以把这口泉完整地保存下来,他们深知:倘若泉死了,村子也就没了。

        对于竹泉村而言,遗并非是遗失、遗憾的意思,它所代表的是遗留、遗传。这是现代人对曾经存在过的村庄的一种纪念,一种挽留。在当下这个城市化过于严重的社会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村庄被我们遗弃,改造,忘却……

    这使得生活在城市这座“碉堡”下的“伪村民”向往回到过去田园式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村庄走出的城市人心底的那份宁静在城市狂野的压力之下隐隐作痛。他们需要竹泉村这样的净土来抚平他们的焦躁。

        村庄是给予我们灵魂的地方,它纯朴、贫穷、勤劳、安逸,我们每天需要面对的永远只是那一片黄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摸爬滚打的一张张笑脸,自从有了城市,我们也学会了“城府”,我们也学会了“强颜欢笑”,我们也学会了“阿谀奉承”,我们也学会了“利欲熏心”。

        每天,我们离不开空调,离不开手机,离不开电脑,离不开钞票,离不开领导,离不开疲倦……慢慢地,城市将我们的灵魂吞噬掉,我们才想起去寻找我们遗弃的灵魂,我们想起了那片村庄——那片久违的村庄,那片我们把头探出车窗寻找的村庄,那片有竹有泉的村庄……

        我们活在这种矛盾之中,期待着被救赎,早知如此,何不早早留下这片净土以供我们颐养天年?不是我们无力保留村庄,而是我们需要一种契合时代发展和灵魂需求的保护方式。

        竹泉村采用一种全新的开发方式:保护性开发。他们保留了竹泉村原有的民俗风貌,小吃饮食;他们保留了竹泉村曾经的宁静与安逸;他们保留了对竹泉村及对乡村式生活一如既往的感情……

       在此基础之上,他们充分利用人文历史资源优势,借助“诸葛亮故里”的文化带动效应,将地方文化与旅游产品开发相结合,从历史文化的角度深度挖掘沂南作为诸葛故里、阳都故城丰富的诸葛亮文化与汉文化,打造了“诸葛故里、红嫂家乡、温泉之都、休闲胜地”四大旅游品牌。建设成沂南竹泉村旅游区、沂蒙影视城、智圣汤泉等旅游项目。

        围绕竹泉村特色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打造出魅力红色竹之旅。开展下水摸鱼、滑草场、拓展基地、水上娱乐区、山谷漂流、可耕田、天趣园、高尔夫练球场等娱乐项目。

    在这块被竹泉村民们保护下来的“净土”上,我看到了被遗传的希望。

        山美不如竹美,竹美不如泉美,泉美不如村美。村庄是一份厚重的积淀,它涵盖了太过丰富的意蕴,其中有民俗,有娱乐,有文化,有生命,有村民,有竹林,有泉水,有记忆……如果让我回到村庄去居住,我想更多的是亲切。

        坐在休闲茶楼上,沏上一壶好茶,欣赏着沂南老乡的特色戏剧,想起了小时候每逢过节都会有诸如此类的表演。如今的娱乐形式越来越丰富,电脑、电视、游戏机应运而生。我们不再稀罕民间戏,可是再多的娱乐设施也无法弥补我们少年时一周以来对一场演出的期待,观一场电影,玩一局游戏无法带给我们一台民间戏的幸福感。粗拙的表演饱含着乡情,我们远离了靠走街串巷地表演去讨饭的日子,各种表演也因“仓廪实”、“衣食足”而不再干瘪,我们却难从中咀嚼出麦香味。

       我们尝遍各种珍馐海味,舌尖也不再敏感,想必它也疲倦了吧。偶尔尝一下沂蒙光棍鸡、蒙山小豆沫、沂蒙煎饼、芝麻火烧、农家豆腐,乡野小菜,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别样的风味和刻骨铭心的回忆。

    村庄的娱乐简单,正式它的简单才会带给我们娱乐的效果,才不至于给我们带来过多的压力。在竹泉村,你可以笨拙地学着沂南姑娘跳竹竿舞,她们不会嫌你碍手碍脚,也不会嫌你呆头呆脑,娱乐就是娱乐,娱乐是不需要积分和名次。

         维系一个村庄文化命脉,最重要的便是故事。不知是钟灵毓秀还是美景诱人,沂南吸引了多位名家豪士在此安居乐业。诸葛孔明从这里诞生,凤凰在此择桐木而栖,高名衡也曾在此建茅舍、植红梅避红尘……历代名士在此流传的故事也为这片小村庄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竹泉村的房子是石砌的,泉与石的相互滋生,相互浸润,使得石不至于过硬,泉不至于过柔,村庄不至于过躁,安静祥和才能养活一片村庄。竹泉村有着邻家孩童的趣味,有着小家碧玉的安静,还有着沂南老人的沧桑……总是让人流连忘返。

    如今竹泉村已蜚声国内外,成为集生态观光、休闲度假、餐饮娱乐为一体的旅游胜地,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



    1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分享